毕业论文查重

现代化背景下新疆哈萨克族价值观变迁研究

大多数哈萨克族过去都是以放牧为生,“逐水草而居”,没有固定的居住地,人们之间的交流很少。但是,哈萨克族能够经受得住考验,在历史的风浪里不仅生存下来了,而且能够茁壮成长,是与其传统价值观的作用是密不可分的。但随着经济的发展,环境的变化,哈萨克族的传统价值观也相应地发生着变化。“从封闭性走向开放性,从单一性走向多样性,从礼俗性走向法理型是少数民族价值观变迁的总体趋向”。[ 粟迎春.现代化进程中少数民族价值观的嬗变及其建构[J].新疆财经大学学报,2012(3).]

(一)宗教价值观的变迁

哈萨克族的传统价值观的起源可追溯到民间宗教。过去,社会生产力水平低,哈萨克族认为现实世界之外存在着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并且对此深信不疑。哈萨克族在历史上曾经信仰过许多宗教,有原始宗教、萨满教、佛教、基督教和景教,直到后来在伊斯兰教传播过程中,伊斯兰教思想家亚赛维·阿合买提霍加奠定了近代哈萨克族伊斯兰教的发展方向。这些宗教价值观成为了哈萨克族的价值评价与选择标准。

现在,哈萨克族所信仰的伊斯兰教与其他民族所信仰的伊斯兰教还是有区别的。由于哈萨克族作为游牧民族长期处于分散性的居住地,形成了其独特的、矛盾的思维范式。这就使该民族既能够积极接受伊斯兰教宗教观,但也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对伊斯兰教宗教观进行相应的“变通”,但这种“变通”并非毫无底线,有些基本的教义教规是必须要遵守的。例如它对于忌食的要求、婚礼丧葬的规定是绝不能改变或取消的。

(二)家庭价值观的变迁

哈萨克族传统价值观不仅重视晚辈对长辈的尊敬、长辈对晚辈的爱护,而且也非常强调等级关系,要求个人要服从家族与群体的意愿,任何人都不得违抗,否则这个人将被整个家族的人孤立,甚至驱逐出其所在的族群。随着现代化的到来,这些家庭价值观也随之发生着很大的变化,尤其体现在现代哈萨克族年轻人对于婚姻的选择与态度上。

过去,儿女的婚姻由父母指定,一般要求家庭背景要“门当户对”;以前哈萨克族居住于草原,所以婚礼地点一般也只选在草原上进行;传统的婚礼不仅仪式程序纷繁复杂,而且彩礼非常丰厚,给很多家庭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对于“通婚”(即不同民族的人结婚),哈萨克族有着严格的规定;在家庭里,男女地位是不平等的,允许“一夫多妻”现象的存在,并且妻子不能违抗丈夫的任何命令;如果,丈夫去世了,妻子是不能改嫁于别人家,要一辈子守寡或者只能改嫁于丈夫的兄弟等等。

而现在,哈萨克族的家庭价值观有了巨大的变化。尤其现在很多哈萨克族人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并且深受环境的影响,他们是崇尚恋爱自由的。对于父母包办婚姻持排斥的态度,越来越趋向于自己选择自己的婚姻;结婚地点由草原转向城市宴会厅;而对于纷繁复杂的婚礼程序也有所简化,彩礼相应地减少;本着恋爱自由,有些哈萨克族年轻人选择了“通婚”,虽然这方面的阻力还是很大;在家庭里,因为现在家庭妇女为了生计或理想也都会选择出去工作,男女地位逐渐趋于平等;如果丈夫去世了,妻子也有了改嫁与不改嫁得自由选择权利。

(三)经济价值观的变迁

唯物史观中提出:社会基本矛盾运动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具有反作用的观点。“经济价值观”作为一种上层建筑,是由其经济基础决定,并反作用于经济基础。

哈萨克族传统经济价值观基础是“游牧经济”。马、羊、牛等家畜的毛皮、肉乳成为哈萨克族衣、食的主要来源。哈萨克族著名诗人,思想家阿拜曾这样描述过哈萨克族的传统经济价值观:“当父母的养了一大群牲畜,接着又为孩子们操心,想方设法让他们也都拥有大群牲畜”[ 阿拜·库南拜著,栗周熊译.箴言录[M].北京出版社,1995:5.];还有“显然,哈萨克人并不关心和平、正义、科学、知识,知识热衷于财富——畜群而操心,但又不知如何致富——获得这些畜群”。[ 阿拜·库南拜著,栗周熊译.箴言录[M].北京出版社,1995:11.

]说明哈萨克族传统经济价值观是:重牧轻农,对科学知识、教育不够重视,缺少竞争的观念。

但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经济体制改革的力度加大,哈萨克族经济由游牧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相应的其经济价值观也发生着改变。现在的哈萨克族发展意识与科技意识增强,很多人能够运用所学的科学知识来放养牲畜,能够用简单地医药知识来防御牲畜疾病;很多哈萨克族年轻人的择业观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不像从前祖祖辈辈只是以放牧为生,现在很多人选择自主创业、出去打工或者考取公务员、老师之类的工作岗位;人们的竞争意识也增强了,哈萨克族在和其他民族互动与交流中意识到了差距,为了能够过上理想的生活,很多人选择积极融入到这个竞争社会中去。

二、现代化背景下新疆哈萨克族价值观变迁面临的现实挑战

在现代化过程中,由于党和国家对于少数民族地区发展政策的不断出台、法律规范的制定、不同民族之间交流的加深、互联网的普及等等因素的出现,加快了新疆哈萨克族价值观变迁的步伐。但是,现代化所带来的对传统价值观的冲击,其结果一方面可能是哈萨克族对冲击的适应,另一方面则可能是面临各种关系的冲突与挑战。

(一)传统价值观与现代价值观的冲突

在现代化背景下,在传统价值观与现代价值观不断寻求平衡点的过程中,相互之间的摩擦也是不可避免的。但价值观的变迁并意味着哈萨克族会放弃传统价值观而果断选择现代价值观,它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哈萨克族的传统价值观作为时代的精华,无论在哈萨克族社会生活的深层,还是在哈萨克族的思想意识中都有着深刻影响。比如,传统宗教观中的伊斯兰教,过去它是人们做人做事的一种评判准则与标准,这些准则与标准对于约束人们的言语与行为有着巨大的作用,它体现的是朴素的善恶观以及对生命的终极关怀。但是这些准则过于强调集体,压抑着个性的发展,甚至有些教条是不平等、不自由的,例如家庭中男女地位的不平等,男女恋爱的不自由等等,是不符合时代的发展。

而现代价值观去除了传统价值观的糟粕,并取其精华,使其与现代科学发展观相结合而形成的价值观。现代价值观的形成是哈萨克族现代化进程的必然选择。随着游牧民族定居措施的落实,很多哈萨克族牧民搬进了楼房。虽说生活方便了很多,但传统的生活方式逐渐消失,传统的在草原上进行的娱乐方式也随着人们进入城市生活而减少;市场经济中竞争异常激烈,越来越多的人为了追求更高的利益,逐渐丢失了哈萨克族自古以来引以为傲的淳朴品行,出现了各种诚信缺失,道德走向滑坡的现象。在现代化过程中,哈萨克族传统价值观的核心地位引起了人们的质疑,但哈萨克族现代价值观在发展过程中又有一些缺陷,传统价值观与现代价值观之间的冲突,致使哈萨克族陷入一种“迷茫”、“怀疑”的状态中,不知该如何选择,该何去何从。

(二)多元价值观与一元价值观的冲突

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聚居的地方,加之改革开放后,各民族之间的交流加强,形成了新疆文化“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繁荣景象。而这多元文化的背景反映出来的必然是多元的价值观。

在现代化过程中,随着与外界的交流加深,新疆哈萨克族的价值观也呈现出了“多元化”的特点。例如在宗教价值观中,哈萨克族信仰伊斯兰教,但也保留着萨满教的一些风俗习惯,如干旱时节,哈萨克族全“阿吾勒”(全村)的人在阿訇的带领下宰杀牲畜来祈雨;再如,现在越来越多的哈萨克族选择将自己的子女从小送进汉校。这些孩子因为从小跟汉族同学一起学习、生活,其心理构成与思维方式与汉族孩子逐渐出现趋同。这些哈萨克族孩子中很多人不会自己本民族的语言、文字,更别说对哈萨克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继承与传播。

一元价值观既指哈萨克族内部价值观的统一,也表现为中华民族价值观的形成。哈萨克族与中国其他民族的交往加强,他们在价值观变迁中共同打造出了中华民族价值观。中华民族价值观不仅维系了祖国的统一、边疆的稳定,而且让民族关系上升为一种至关重要的社会关系。价值观虽然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但它也具有相对稳定性和连续性。费孝通先生曾说过:“为了加强民族团结,一个民族总要设法巩固其共同心理。”[ 《费孝通民族研究文集》,北京:民族出版社,1988:174-175.]哈萨克族为了在历史沉浮中不被其他民族所同化,必定会竭尽全力来形成和维持哈萨克族这个共同体的一元价值观,从而来保持哈萨克族对本民族的认同。这种认同不仅影响该民族的政治与文化,而且还影响着哈萨克族经济的发展。

(三)外来价值观与本土价值观的冲突

现代化所带来的一个重要影响是要进行文化交流。进入21世纪后,随着全球化的到来,尤其是西方的价值观不可阻挡地冲击着新疆哈萨克族本土价值观。

新疆位于我国西北边境,周边有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俄罗斯、印度、阿富汗等8个国家。哈萨克族在新疆是第二大少数民族,并且是一个跨境民族。哈萨克族自古以来因为战争、生意等原因与周边国家就有交流,这种交流在改革开放后表现更为明显,因而,周边国家的各种价值观也如猛虎般冲击着新疆境内哈萨克族本土价值观。外来的价值观带来了“民主、权利、自由、平等”的价值观,也带来了极端利己主义、拜金主义、功利主义、享乐主义等等思想。

在现代化背景下,新疆哈萨克族本着学习与发展的目的,对于周围环境持的是一种开放的态度,但是,如果对这些外来价值观不加以选择与鉴别,那么哈萨克族本土价值观将很难保证自己的生存能力,也将不利于哈萨克族人民素质的提高,影响其意志力与进取心,从而威胁到整个民族的生存与发展。

三、新疆哈萨克族价值观的现代走向

新疆哈萨克族顺应时代与本民族发展的要求,走向了现代化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中,哈萨克族价值观的变迁是一个不可回避的问题,解决好哈萨克族价值观变迁过程所遇到的冲突与挑战,对哈萨克族的现代化进程、新疆的稳定发展与“一带一路”战略的顺利进行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导作用

党的十八大提出了“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构建和谐新疆,和谐哈萨克族价值观的理论基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人们对社会主义价值的性质、构成、标准和评价的根本看法和态度,是主导社会理想、信念和精神风貌的灵魂,是稳定国家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思想文化制度的精神支柱,关系到国家的兴衰成败。因此,在现代化过程中,我们一定要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导作用, 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导和整合新疆哈萨克族的价值观,努力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哈萨克族能够接受与奉行的价值理念。

(二) 充分利用“一带一路”战略带来的机遇

2015 年博鳌洲论坛年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正式提出了“一带一路”战略–“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是基于我国现阶段发展而提出来的具有深远意义的战略。新疆位于我国西北部地区,因其周围有8个国家想接壤,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地广人稀等区位优势,成为了丝绸经济地带的核心区。这对新疆来说既是挑战更是一种机遇。而国家颁布地“一带一路”战略,对于作为新疆第二大少数民族,并且是一个跨国而居的哈萨克族来说,更是一种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新疆哈萨克族应充分利用好这次“一带一路”战略所带来的机遇,发挥自己的优势,实现现代化建设。

“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立足点,不仅包括经济合作,还应该包括国与国之间的人文交流。哈萨克族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跨国民族,其足迹踏于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美国、蒙古等国家。新疆的哈萨克族信仰伊斯兰教,而“一带一路”沿线很多国家也信仰伊斯兰教,基于相似的宗教信仰、生活习俗,哈萨克族将会更易于这些国家交流,促使“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在多元文化、多元价值观并存的背景下,通过贸易的往来寻求精神世界的和平;其次,新疆的哈萨克族与哈萨克斯坦的哈萨克族有着共同的祖先,虽然后期因其生活环境的不同,语言、文字、心理、价值观等各有其特点,但总的来说他们之间还是有很多相通之处。哈萨克族可以利用自己的语言、文字优势,通过“阿肯”弹唱比赛、体育交流、国际学术论坛等形式,加强与哈萨克斯坦的人文交流,从而使我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哈萨克斯坦的关系得到进一步地拓展与深化。

(三) 加强哈萨克族对周边价值观的甄别能力

新疆本是一个多元价值观交融的地方,加之改革开放后各种价值观的浸入,使哈萨克族价值观面临众多价值观的碰撞与冲击。如何在这些诸多的价值观中筛选出优秀的价值观为自己所用,将是对哈萨克族甄别能力的一个巨大考验。

在现代化过程中,哈萨克族传统价值观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有些传统价值观因不适合现代化发展而逐渐消失,有些传统价值观的作用逐渐减弱。对于这些现象,引起了很多哈萨克族人的“反思”。这种“反思”带来了几种观点:有些人对现代价值观、外来价值观持全盘否定的态度,认为这些价值观完全破坏了哈萨克族原来井然有序的价值体系;另外一些人则对传统价值观进行全盘否定,认为传统价值观阻碍了哈萨克族的现代化发展。这些观点都违背了马克思主义辩证观,没有用矛盾分析法看问题,是不科学的。现代价值观对传统价值观的冲击、多元价值观对一元价值观的冲击、外来价值观对本土价值观的冲击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只能以开放的态度对待它们,分清这些价值观的优秀部分和落后因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正确对待价值观之间的交流现象,使哈萨克族价值观在历史长河中,既要有本民族的特色,又要有时代的印记。

(四) 大力发展新疆哈萨克族“双语”教育

语言是文化传承的载体,而价值观是文化的核心,因此语言与价值观有着内在的联系。我国历来非常重视新疆的“双语”教育,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先后颁布了《关于大力推进“双语”教学工作的决定》、《关于进一步加强少数民族少数民族学前和中小学“双语”教学工作的意见》,2010年教育部等部委下发了《关于推进新疆教育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意见》等一系列措施,保障了双语教育工作的顺利实施。作为新疆少数民族的一员,哈萨克族的双语教育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也出现了蓬勃发展的良好趋势。

哈萨克族如果想要在如今经济快速发展、竞争异常激烈、多元文化并存的大背景中有一块立足之地,必须要大力发展哈萨克族双语教育。哈萨克族双语教育的发展,可以促使哈萨克族在熟知本民族语言的基础上掌握汉语,这样哈萨克族不仅可以传承本民族的传统文化与价值观,也能较快地理解与接受其他民族优秀的文化与价值观,与其他民族进行良好的沟通,尤其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过程中,哈萨克族可以利用自己的语言优势,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交流,从而实现本民族的快速进步、新疆的长治久安与中华民族的国泰民安。但是,双语教育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需要考虑到国家、家庭、学校、老师、学生等各方面的因素,需要我们继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促使双语教育的顺利进行。

分享到:更多 ()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