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查重

从《红高粱》影视剧和文学作品的不同看影视剧改编

红高粱作品影视改编

摘  要:近年来,现阶段影视业的热潮使传统的编剧形式应经跟不上发展节奏,根据小说改编的影视剧层出不穷,影视剧改编也是满足观众审美需求的一种方式。但是两种艺术形式之间也必然存在差异,在改编过程中应有侧重地进行再创作,使改编后的作品不失原著作品的“神”。本文以《红高粱》这部作品为例分析文学和影视剧的不同,并提出影视剧改编的原则。

关键词:《红高粱》;影视剧;文学改编

 

前言

小说和影视分别属于两种不同类别的艺术,就呈现的媒介载体来说,小说或者说文学作品叙事是文字形式,而影视剧呈现的组成单位则是不同的并且连续的画面或说是镜头,这就标志小说的传播主要依靠的是纸质媒介,影视则是电子媒介。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由于传播媒介的差别,造成了叙事特点的一些差异。但是小说或者说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之间之所以能够转换,是由于它们在故事整体布局、情节设置、论述方式等方面有着相似性,比如叙事结构,人物语言形态、细节设置、矛盾冲突等。小说和影视作品可以说都是在向读者或观众讲故事。而小说或者是文学作品常用的手法有叙述、描写、抒情等,影视作品最常用的手法是蒙太奇,根据这一基本手法安排故事情节,人物动作,设定人物性格等。其实,这些手法在两个领域中都是通用的。比如影视剧中会用一些象征手法或者影视剧独特的声音通道等更立体的方式进行抒情,用画面描述,用语言表意等。而在文学作品中时空的变化也可以理解为是蒙太奇的运用。前苏联导演罗姆以《黑桃皇后》、《复活》和《包法利夫人》为依据分析蒙太奇在电影中的作用,并得出结论说:“蒙太奇式的思维乃是文学作品本来具有的”。苏联著名的电影理论家B・日丹则对罗姆的说法做了进一步的补充和扩展,在他看来,蒙太奇原则应该被作为一种现象,这种现象是可以超越电影这个范畴并且适用于其他艺术范畴的,是普遍的一种艺术特征,一切艺术的表现力都创立在它的基础上,各类艺术都在蒙太奇方面不断地进行着探索。同时也指出,蒙太奇在电影中的重要性取决于电影本身在表现力上的多层次,多方面。由此可见,文学与影视之间存在共通性,这也为影视改编提供了良好的前提和基础,极大提高了改编的可能性。

   一、影视剧改编现状

根据中国电视剧行业现状分析和市场前景的报告中的数据分析,我认为这份分析报告的结果表明两点:一是电视剧现在和将来依然会占据着中国电视收视率的主导地位,二是电视剧强势的发展劲头注定影视剧改编是未来的创作趋势。目前,电视在我国媒介载体的分布和覆盖率上仍然占据着优势,而且随着文化产业的不断发展,影视剧的投资也成为热潮,作品数量不断攀升,尽管是这样的繁荣的形势还是出现供不应求的状况。传统的剧作方式已经形成一种模式,这种慢节奏已然跟不上影视剧的发展和观众的需求。尤其是观众的口味,随着社会的高速发展,尤其是在媒介融合日益紧密的现在,观众接收事物的速度和方式都在不断刷新。另外网络剧的播出也为影视剧的发展增添了新的气息,尤其是根据年轻网友的兴趣爱好改编的影视剧也经常成为大家日常关注的焦点和话题。但是网络的自由性和低门槛也打压了传统电视剧的发展,作品不少,但是真正有思想、艺术性、口碑好的却很少。这也引发了影视剧发展问题,既要能够保证投资回报,又要兼顾收视率,影视改编成为一种出路。不管是已经出版的小说或是在网络上流行的文学作品都受到影视制作人的邀请,进行投资拍摄。尤其是一些热销的小说,已经形成了原著读者的观众基础,在这基础上加上热点话题的支持,又能吸引一部分没有时间看小说的观众,而且还能基于这种效应再制造出关于影视剧版的作品的关注话题,由此制造的舆论便能给影视剧带来更多观众。但是影视剧的改编和文学作品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类别,注定两者之间的转换需要二次创作,在原著基础上注入新鲜元素更符合现在生活环境,同时带来真实性,另一方面根据影视剧自身传播特点更符合观看感受。

现阶段,无论是传统的传播渠道或是网络媒介都出现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改编的影视剧,比如之前的《射雕英雄传》、《笑傲江湖》、《神雕侠侣》等一些金庸的武侠剧,近几年比较受热捧的青春剧《匆匆那年》、《致青春》等。通过对这些热播电视剧的收视人群进行分析,我们发现其中占比重最多的是年轻人,而且这部分人群在我国人口中占比也比较大,从年龄特点来说,他们更喜欢也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且他们平均每天的上网时间较长,对于信息的接受能力更强。从剧作本身来说,在影视改编剧中的原著很大一部分来自网络小说,比如最早的网络小说家六六,她的《蜗居》最早也是流行的网络小说,后来改变后的电视剧由于表现的内容过于现实只在网络上播放,后来引起当时社会的热议,又进行了一些内容的删减才登上电视的荧幕。而六六也因为多部作品被改编为影视剧且都收到不错的收视率跻身一线编剧。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之间也有一定的差距,网络文学并不像传统文学那样规范,而且网络小说准入门槛低,题材或是内容也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因此最初人们听到网络小说的时候总是带着偏见。从六六的经历分析,网络小说给了一些有文学理想的作家一个机会,传统的文学出版社对作品和作家的要求都比较高。通过网络这个突破口,他们把自己的作品自主的发表出来,这个传播途径也给他们的作品提供了一个快速传播的平台。网络小说改编的影视剧作品大量涌现,有军旅题材的《士兵突击》、家庭伦理剧《双面胶》、抗战剧《亮剑》,这些影视剧都成为了家喻户晓,口碑相传的作品。当我们回归剧本本身,发现网络小说所隐藏的巨大潜力。借助网络的力量网络小说改编为影视剧也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加之显示影视剧产业蓬勃发展,也需要发现和挖掘更多有意思有意义的好故事,而传统的影视剧编剧已经出现了疲惫现象,于是现阶段文学和影视剧改编这种趋势还在不断发展。

二、从影视有别看文学改编

我们总是习惯把电影和电视合并起来称为影视,但是作为传播媒介,电影和电视在传播的内容和形式上存在很大的差别。电影这类艺术的诞生已经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虽然时间没有其他艺术形式长远,但是当电视产生的时候很自然的就继承了电影的一些光影和声音的特性,而在实际的运用中,电视又具有自己特性,比如时效性较电影强,拍摄方式不同、传播技术手段不同等,因此电影制作方面的一些技艺并不适用于电视。传播学认为,媒介即人的延伸,电视这种电子媒介则实现了人的视觉、听觉和触觉能力的综合延伸,它是一种兼具视听功能的既具有新闻属性、知识属性、广告属性,又具有艺术属性和娱乐属性的大众传播媒介,这种媒介与传统的电影媒介存在诸多差异。

(一)传播形式不同

电视相对电影传播的内容更加丰富,形式更加灵活,对于传播对象来说,电视更加大众化,传播范围也相对更广。观众在家里打开电视机就可以看到丰富多样的节目,这些特点综合起来就决定了电视剧更加适合于改编。观众每天在同一时间看到剧情的发展,每天都有新的内容更新,这一点决定了电视这种传播载体更加贴近观众,能够拉近距离,而电影只有短短的几十分钟或者上百分钟,要想把一部小说改编好,同时满足叙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的要求,又能淋漓尽致的表现主题思想,最后感染观众获得好评确实是一件难事。

电影《红高粱》影响巨大,无疑给电视剧版的创作团队带来的无形的压力,但是作为国内著名的编剧,导演,这支优秀的创作团队扛着压力进行了大胆的改编。由于电视剧的时间更长,这为剧情更好的展开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改编后电视剧中新增了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九儿的初恋张俊杰,一个是九儿的大嫂淑贤,这两个人物虽然是次要的,但是却为剧情的丰富以及情节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这部电视剧中人物多达58个,相比电影版电视剧更加“热闹”,在表现女性的传奇人生,歌颂人性美方面,电视剧版就多出很多优势,这些新增的角色也更加有力的凸显出主角鲜明的性格色彩,使整体的人物形象更加丰满,各个栩栩如生。因此电视剧和电影在创作过程中,叙事的完整性方面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因此电视剧的改编应该把握住自己独特的传播特性进行相应的改编,和电影的改编有所区别的进行创作。

对于文学作品来说,更侧重要描写细节,这样才能更加真实的还原现场感,比如在小说中描写一个场景,作者需要尽量详细的描写周围环境以及所营造的气氛,人物的面部表情以及心理活动,通过这种细节处理的方式达到塑造人物,渲染气氛,表达感情,甚至还可以在适当的地方直接抒情。然而这些在影视剧中都可以通过演员的一个眼神、表情、动作或者利用一个道具就能直观的表现出来,原来文学作品中的几十甚至几百字的描写,在影视剧中几秒十几秒就表现出来了。正是由于影视剧的传播方式直接性,因此观众的体验也更加直观,通过演员传递的情感更加感性,尤其影视剧创作后期加上音乐,灯光等,烘托出的气氛也使观众在观看过程中很容易融入其中。相对影视剧,文学作品在这方面就显得偏理性,读者在阅读一部作品的时候,受到文中情感的渲染需要大量的铺垫,也就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带入人物关系,读者要了解完整的故事背景,所有的矛盾冲突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是在文学作品中一旦受到情感的渲染,就具有持久性,这种来之不易的情感体验,阅读体会是难以消退的。这种感觉是影视剧作品不能替代的。

   (二)受众特点不同

电影的发展历史已经有一百多年,其艺术形式也日渐成熟,并形成完整的体系,地位也日渐稳固,从事电影艺术的艺术家们不断探索电影独特的审美特性,他们的努力使得电影语言一直没有脱离高雅艺术的阵营。而电视的艺术更大程度上应该归结于传播方式上的艺术,随着经济的发展,电视普及的程度越来越高,电视所面对的受众范围更加广泛,电视节目的内容也自然而然成为人们生活甚至日常聊天必然涉及的一部分。电影传播的目的是表达一个艺术家对事物的认识,表达个人化的艺术思想和主张,因而电影更接近传统的更纯粹的艺术形式,而电视则更接近于人们日常接触到的大众传播媒介。

因此在影视剧的改编上,电影由于更加注重画面的和谐统一,因此在人物表现和情节的发展上受到一些限制,不如电视剧的展开空间大。《红高粱》电影版画面内容空旷,导演更多把重点放在力求画面美感上,特有的象征手法和符号稀释了情节发展,可能观众看完电影后没有看到什么剧情,但是一定忘不了电影中高亢的歌声还有那透红清澈的高粱酒,画面美感十足。其次,电影灵活性小,观众必须要有一定的投入到电影院才能观看,而电视剧更加便民,成本低。由于电视剧的观众更加大众化,因此,与电影不同的是,电视剧中的叙事主角由男性改为女性,满足了受众比例女性居多的特点,以女性的视角展开叙事也使得更有“话”说,尤其是以九儿曲折的命运为背景,更能让观众产生同情,从而理解她身上倔强生气勃勃的特点。另一方面,电视剧的参与性、连续性决定了它的剧情一定是要贴近观众的生活的,剧情也更加真实,少了电影的夸张和艺术的美感。虽然都是歌颂人性美,在电影中人们看到的就是一个不服输叛逆的九儿,但是总感觉有一点距离感,而在电视剧中的九儿为了娘的冤死跟别人讨说法,为了心爱的人牺牲自己的安危,为了家族的兴衰干劲十足,跟嫂子斗争的细节表现都那么真实,电视剧中的人物就显得越是有血有肉,人物形象更加饱满立体,符合人们的认知习惯。

在小说中以“我”的视角讲述了爷爷和奶奶之间的爱情故事,而“我”并未出现,这样的角色借“我”之口讲出了很多可能连“我”的“爷爷”“奶奶”都不知道的事情。以第一人称讲述故事也更加真实,生动,或者读者可以把自己带入其中,这一点在电影中没有更改,但是电视剧中是直接带入情节,而且多了嫂子和酿酒师傅的角色,他们的爱情突破常规,打破传统,是现代思想的一种体现,而且嫂子的形象也体现了现代思想中对女性地位的强调。《红高粱》这部小说题材属于抗战题材的历史剧,当时的创作环境相对较宽松,文本中的语言风格豪放不羁,还运用了大量的俗语,这些在影视剧中就要进行修改,因为面对的是读者同时也是观众,改编后的影视剧,不管是人物台词或是叙事语言应具有广泛性、普遍性和普及性,使观众都能听得懂。

从电视剧的收视群分析,女性居多,因此爱情戏也成为影视剧改编中的重要部分,《红高粱》这部作品虽然是抗日主题,但是内容本身就包含爱情故事,但是这种爱情在当时的环境下是为了衬托人性的色彩和生命的活力,在影视剧作中这种爱情顺理成章的也成为一条叙事线索,天然的就增添了一些乐趣。然而有些影视剧的改编把情感戏作为叙事的主干,其结果是“冲淡”了原著深刻的思想内涵,从而使一部名著变成了类似于通俗剧中的言情剧。可见,对于那些篇幅需要有大幅度增加的改编剧,按照原著原来的思想脉络来增加内容,可能是比较符合受众审美期待的方法。

    三、影视改编的原则

1958年我国播出的第一部电视剧《一口菜饼子》,是我国电视剧产生的起点和标志,也是中国电视剧史上的奠基之作。其实也是由同名短篇小说改编而成的。这一点也表明中国的电视剧最初就和文学作品有着不可分割的千丝万缕的联系。无论是改编文学名著,还是对现当代作品进行影视剧改编,很多导演或者编剧对改编的原则大都坚持忠实原著的理念,在改编时既保留了原著的主题思想的脉络,又在一定基础上灌入了自己的理解和创作风格特点。而张艺谋还是坚持文学理想和导演的思路为一体,他曾经说过:“中国电影永远离不开‘文学这根拐杖’,并且他称自己“离不开小说”,他的作品也确实证实了他这一说法,尤其是他的代表作全部由文学作品改编而成,比如《黄土地》、《大红灯笼高高挂》、《菊豆》等。                                  

   (一)影视剧改编应忠实于原著

影视改编的秉持的一个基本原则始终是“忠实于原著”,在实践中也是如此。它作为原则,是不变的。作为实践,它所提倡的内涵也在不断地丰富和发展。

有人认为改编的作品应该受到原著的制约,不能过多的改变原著的创作意图和价值取向,只能按照原著的情节设计进行改编。有人认为改编文学作品最重要的就是突破原著的情节设定,充分发挥想象力,创作出新的故事情节和发展脉络,在思想上也不必拘泥于原著。其实改编者对文学改编的过程就是艺术再创作的过程,改编者在对原著的理解上把握基本情节、情感思想然后进行再创作。再创作就是二度创作,要想成功就要突破原著,注入改编者本身的理解并进行创新,其实就是“忠于自己”的艺术创作过程。

《红高粱》电影版根据张艺谋忠于原著的主张,基本的情节是与原著相同的,在叙事上都采用第一人称“我”展开。区别在于,电影中以我的口吻讲述我爷爷、我奶奶的事。当然,随着“我”的介绍人物的转变,整个故事的叙事重心也发生转移。原著中以“我”的口吻讲述的是“我奶奶”、“我父亲”的事,叙事的主干是抗日的过程,其间穿插了“我爷爷”和“我奶奶”的爱情故事。电影中则以“我爷爷”和“我奶奶”的故事作为叙事主干,把抗日的过程作为插曲。这种重心的转变自然是为了表现生命的赞歌的主题思想。另外,影片中为了这个生命的赞歌的主旨,表现人性的光辉与纯洁,把原著中“我奶奶”和“罗汉大爷”不光彩的事剔除了。

《红高粱》电视剧版在“忠实原著”的基础上结合电视的特征,制作出了60集的长篇巨制。在这部剧中共有58个人物形象,这些人物关系错综复杂,人物性格丰富多样。电视剧中加入了九儿的初恋张俊杰和单家大少奶奶淑娴等人物,他们不仅推动情节发展,也更好的衬托了主要人物的性格特点,同时也体现出时代特色。编剧赵冬苓曾坦言在创作中受到郑晓龙导演《甄?传》的影响,因此对九二这些女性身份的塑造上加入了更多创作元素。比如九儿原本一心想和自己的初恋情人远离世俗,远走他乡,但得知背叛之后竟然也帮助土匪敲诈自己的父亲,并同意嫁给烧酒作坊得了麻风病的单扁郎。大少奶奶淑娴本是传统美德的代表,但面对自己在单家地位下降的时刻,为了继承家产陷害九儿。恋儿虽是丫头但是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竟然也毫不犹豫的放下尊严。这种立体化的人物形象的塑造是需要大量细节去展现的。这部剧是采用以小见大的手法,以高密的一群老百姓的生活反映了那个时代的面貌和社会状态。虽然剧中很大篇幅是讲述九儿和余占鳌的事,这其中插入高密县长朱豪三剿匪的过程,这其实表现的是在日本人来之间老百姓的生活状态,即使剿匪,也是人民内部矛盾,这些都是为表现日本来之后大家团结一心、共同抗战的伟大做铺垫。尤其是高密县长这个真实存在过的人物,更是通过这部剧更加深入人心了。我认为,这部剧无论是从艺术创作还是商业价值的角度都是成功的,不管这部剧的情节是否有撒狗血的成分,但它的的确确赢得了不少观众的追捧和喜爱,这部剧的原作者莫言也坦言他很满意这样的改编,而且他本人也在观看这部剧。

其实,“忠于原著”还是改编不变的原则,而如何在原著的基本精神不变的前提下,注入改编者自己的理解,“忠于原著”的同时“忠于自己”,把文字的东西展现在荧屏上后活灵活现,才是最关键的。成功改编的影视剧作品应该是既和原著有联系又区别于原著的新作品,既让人能够看出原著的艺术气息和它所表现的精神层面的讯息,又要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升华。

   (二)影视剧改编应体现时代性

没有任何一种艺术形式能够脱离它所处的时代,否则就是失败品。科林伍德曾指出,如果只做一件东西的意图不是把它的价值应用到日常的生活当中,而是想赋予这件东西本身以价值,并让人们用来消费和享用,那么这种东西的消遣娱乐功能就被放大。而我们现在处于消费的时代,在影视剧改编中出现了较明显的娱乐化倾向。这种处在精英文化向世俗文化转化阶段上的叙事,暗示了中国影视剧发展的一种倾向,即作品由政治色彩浓重的宏大叙事向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转变,丰富了观众的视听感受,起到了娱乐的作用。

当前,影视剧的创作商业化也在进一步加深,植入广告已经司空见惯,甚至有些作品中毫不避讳并且光明正大的通过特定情节借人物进行宣传。在商业化的社会环境下,观众品味也随着时代发生改变,思想层面也发生改变,因此,影视剧在文学中寻求创作灵感时,在结合忠于原著和忠于自己的前提下,改编者应把握时代性,时代在不断的进步,而我们通常改编的文学作品都是先于我们所处的时间,如果一味按照原著,会产生时间的错位,对于作品中情感的表现在观众看来可能会有些不解,甚至不知所云。因此,影视剧的改编要求改编者在改编时在作品中注入具有时代感的元素。毕竟,小说和影视分别属于不同的艺术门类,影视更加直观,表象性更强,更加感性。

在电视剧《红高粱》中,九儿的初恋是一个新鲜的元素,当时的社会婚姻还是比较保守的,尤其是在农村更是稀有之事,反而是现在社会很常见,但是这个人物的设置也反衬出九儿不羁的人物性格。而且九儿的初恋是一个书生,也体现了当时抗战的广泛性,也表现了为争取胜利时平凡人表现出的强大力量。另外,嫂子淑娴也是在原著中没有的人物,原著中是说“我”的奶奶和罗汉大叔的故事,在电视剧中改为罗汉大叔和嫂子淑娴之间的爱情,嫂子是一个已经守寡多年的寡妇,她对于九儿和余占鳌之间的事一直是很反感的态度,但是当她和罗汉产生感情的时候也终于理解了九儿并和九儿站在一边,共同反抗二叔三叔霸占家产的意图。淑娴的角色体现了现代女性的独立,干练,敢于打破传统思想。在面对日本人时也毫不畏惧,表现出的勇敢令人佩服。

任何一部文学作品能够被改编为影视剧都有一定的原因,或是情节叙述吸引人,或是人物塑造的比较鲜明,有特色,也或是主题思想上表达深刻有内涵。任何一部作品改编成影视剧也必然有创作者想要表达的思想。但是任何改编都应在忠实原著的基础上进行具有时代特征的创作,在人物设置,语言设计等方面进行创作,既体现艺术性,又能满足观众的审美需求,这样的影视剧改编才能称得上是合格的。

 

参考文献:

[1]张宗伟.中外文学名著的影视改编[M].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2:235-239.

[2]陈林侠.从小说到电影:饮食改编的综合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331.

[3]蒋尧尧.拿电影和电视剧比较太简单粗暴[N].辽宁日报,2014-11-04.

[4]李贺. 从“影视有别”看《红高粱》的电视剧改编[J]. 鸡西大学学报,2013,(11):13-17.

[5]楚卿. 改编作品应忠实于改编者内心[N]. 中国艺术报,2014-11-17.

[6]王彦. 干了这碗酒,谁在向谁俯首称臣?[N]. 文汇报,2014-10-28.

[7]白小易.新语境中的中国电视剧创作[M].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7:147-149.

[8]爱德华・茂莱.电影化的想象――作家和电影[M].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1993:307.

[9]刘晶.谈影视作品改编的两个问题[J].吕梁学院学报,2014,(1):7-9.

[10]陈明远.鲁迅也是老影迷[J].科学大观园,2007,(2):35-39.

[11]王振铎,李瑞.文本与影视的交互性传播研究[J].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0,(4),04-09.

[12]刘菲.小说的影视剧改编研究――以《活着》为例探究不同媒介的故事叙事[D].南京师范大学,2010.

[13]韩鲁华,马茹.从文本到图本:影视改编叙事转换及其接受–以《红高粱》和《激情燃烧岁月》为例[J].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2):27-33.

[14]刘云芬.感动:煽情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论审美体验的核心[D].浙江大学,2006. 

[15]杨丽娜.《红高粱》小说与电影的叙事分析[J].吕梁学院学报 2014,(5):05-09.

 

分享到:更多 ()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