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论文查重

品味对高中生幸福感的影响及干预研究

摘 要

本研究首先对国内、外品味和幸福感的相关理论进行了梳理。在此基础上,采用《品味信念量表》和《综合幸福感问卷》对江西省某高中228名学生进行问卷调查来探索高中生品味与幸福感的现状及两者间的关系。之后采用团体心理辅导技术对该校15名高中生进行了为期8周的品味团体干预,通过对被试前、后测数据的统计结果来研究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高中生幸福感水平的影响。

研究结果如下:

1、高中生的品味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在品味的三个因子中,期待品味分值最高,品味当下分值最低;高中生幸福感水平处于中等水平,其中,友好关系因子分值最高。

2、高中生的品味与幸福感及其因子均有显著的相关性。其中品味当下这个因子与幸福感的关系最密切。

3、回归分析结果表明,高中生品味对幸福感具有显著的正向预测效果。

4、品味团体心理辅导能够有效的提升高中生的品味水平。品味总分及品味当下后测因子分较前测显著提高。

5、品味团体心理辅导结果显示,综合幸福感及主观幸福感的后测水平显著高于前测水平;而心理幸福感的前、后测分值并无显著性差异。表明,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提高高中学生的综合幸福感及主观幸福感有积极效果。

最后,对学校采用品味团体心理辅导技术提升高中生的幸福感提出了若干建议。    

关键词:品味;幸福感;高中生;团体心理辅导 

4.2.1高中生品味描述性统计

     将品味的3个维度得分和总体得分进行描述统计分析,结果如表4.2所示

     由表4.2可以看出,高中生整体品味水平的平均分为5.273,这说明高中生的品味水平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从品味的各个维度来看,较好的是期待品味,其平均分为5.562,然后是回想品味,平均分为5.390,品味当下,平均分为4.867。

4.2.2高中生幸福感描述性统计

     将幸福感的9个维度得分和总体得分进行描述统计分析,结果如表3.3所示

                        

由表4.3可以看出,高中生综合幸福感的平均分为4.681,这说明高中生的综合幸福感处于中等水平。从主观幸福感的各个维度来看,高中生体验到了中等程度的生活满意感和正性情感,平均分分别为4.437和4.569,并且高中生的心理幸福感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平均分是5.138。从心理幸福感的各个维度来看,友好关系得分最高,其平均分是5.515。

4.2.3高中生品味与幸福感的相关分析

对南昌某高中学生的品味和幸福感进行Pearson相关系数分析,如表4.4,    

                 

( 注:*P<0.05 ;**表示P<0.01;***表示P<0.00,下同)

    高中生品味及其各维度与幸福感及其各维度之间的相关情况如上表4.4所示。由表可以看出,幸福感及其各维度与品味及其各维度存在显著相关,相关系数介于0.233-0.593之间,而品味及其各维度均与主观幸福感的负性情感维度成显著负相关。这表明,高中生的品味与幸福感存在显著的相关性,在这些结果当中,品味当下这个维度与幸福感及其各维度间的相关性要比期待未来、回忆过去两个维度高得多。

4.2.4高中生品味对幸福感的回归分析

为了进一步探讨高中生品味对幸福感的影响,研究采用SPSS17.0处理和分析数据,运用逐步回归的方法进行回归分析。

4.2.4.1高中生品味对综合幸福感的回归分析

 品味各维度对综合幸福感的回归分析结果如表4.5所示。

              

将品味的三个度作为自变量,综合幸福感作为因变量,运用逐步回归方法探索品味对综合幸福感的预测情况。从表3.5可以看出,品味的三个维度全部进入综合幸福感的多元回归方程。多元回归相关系数为0.602,调整后的决定性系数为0.354。三个因子对综合幸福感的贡献率按大小排列依次为品味当下、回想品味、期待品味,它们联合预测综合幸福感的35.4%的变异量。

标准化回归方程为:

综合幸福感=5.475***品味当下+2.726**回想品味+2.345*期待品味

对回归方程进行方差分析显著性检验,表明回归方程达到极其显著的水平(F=42.517,p<0.001),说明这3个自变量来预测综合幸福感是可靠的。

4.2.4.2高中生品味对主观幸福感的回归分析

 品味各维度对主观幸福感及其各维度的回归分析结果如表4.6所示。

          表4.6高中生品味各维度对主观幸福感及其各维度的回归分析

从表4.6可以看出,品味当下、回想品味、期待品味依次进入了主观幸福感的回归方程( F=22.995, p<0.001),对主观幸福感总变异量的解释力为22.5%。再以主观幸福感的各个维度为因变量,以品味的三个维度为自变量,进行逐步回归分析的结果显示:品味当下、回想品味依次进入生活满意的回归方程(F=37.037, p<0.001),对生活满意总变异量的解释力为24.9%;品味当下、回想品味依次进入正性情感的回归方程(F=35.133, p<0.001),对正性情感的解释力为23.1%;品味当下进入负性情感的回归方程(F=30.749, p<0.001),对负性情感总变异量解释力为11.6%。

4.2.4.3高中生品味对心理幸福感的回归分析

品味各维度对心理幸福感及其各维度的回归分析结果如表4.7所示。

         

从表4.5可以看出,品味当下、回想品味、期待品味依次进入了心理幸福感的回归方程( F=36.537, p<0.001),对主观幸福感总变异量的解释力为32.0%。再分别以心理幸福感的各个维度为因变量,以品味的三个维度为自变量,进行逐步回归分析的结果显示:品味当下、期待品味依次进入生命活力的回归方程(F=47.944, p<0.001),对生命活力的解释力为29.3%;品味当下、回想品味依次进入健康关注的回归方程(F= 30.024,  p<0.001 ) ,对健康关注总变异量的解释力为20.4%;品味当下、回想品味依次进入利他行为的回归方程(F=17.629,p<0.001),对利他行为总变异量的解释力为12.8%;品味当下、回想品味依次进入自我价值的回归方程(F= 56.885, p<0.001 ) ,对自我价值总变异量的解释力为 33.0%;品味当下进入友好关系的回归方程(F= 28.449, p<0.001 ) ,对友好关系总变异量的解释力为 10.8%;品味当下、回想品味依次进入人格成长的回归方程(F= 32.297, p<0.001 ) ,对人格成长总变异量的解释力为 21.6%。

综上所述: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和期待品味对综合幸福感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回想品味、期待品味对主观幸福感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和期待品味对心理幸福感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对生活满意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对正性情感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对负性情感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期待品味对生命活力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对健康关注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对利他行为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对自我价值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对友好关系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对人格成长有显著地预测作用。品味对高中生的幸福感有显著的预测作用,品味对高中生幸福感产生显著的影响。

第 5章 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高中生幸福感的干预研究  

5.1 团体心理辅导的实验方案设计

    本次团体辅导方案以品味为主要内容,围绕(Jevons,1905)提出的品味的分类模型(期待品味、品味当下、回想品味)来展开,以团体动力学理论、人际相互作用理论、社会学习理论、积极情绪拓展理论等为基础,以认知语言和认知行为为理念,以技术为导向来促进被试在认知、情感和行为层面的改善,并且实验方案中融入了Bryant, F. B. , Chadwick, E. D.和Kluwe, K 等提出的一系列品味训练方法,并以循序渐进的方式来提升被试的期待品味、品味当下、回想品味的品味水平,进而提高被试的品味能力,促进幸福感水平的提升。具体分为认知准备、欣赏与感悟、技能获得与演练、应用与巩固四个阶段,共八个单元。本方案四个阶段的理念如下:

(1) 认知准备阶段。本阶段的主要目标有两个,一是通过互动活动让团体成员相互认识,建立团队契约。二是介绍品味的功能和反应模式,并使他们了解品味理论原理,强调认知行为理论、重视主观的认知及人类自主的特性。

    (2)体验与感悟阶段。本阶段的主演目的是让团体成员学会品味体验,以及能够沉浸当下的快乐情境中。先采用以自我为中心的品味体验过程,通过积极关注未来美好事件,以及心灵时间之旅来提升被试的期待品味。然后再通过葡萄干品味练习协助被试了解品味形成的途径;以及采用定格瞬间练习、沉浸、享受、赞叹等帮助被试提升品味当下的能力。

   (3)技能获得与演练阶段。本阶段的目标主要是在领导者的带领下通过活动及成员的行为演练,让被试学会运用品味策略去回想品味,即在面对过去的积极事件时所采取的思维和行为。并通过日常假期练习,学会运用记忆建构和细数幸运、行为表达等策略来增强、延伸积极体验。

   (4)应用与巩固阶段。本阶段的目的是让被试将其在团体情境中习得的应对技能和发生的变化迁移到其生活情境中,并将之维持下去。通过从多个方面着手来进一步增加巩固被试的品味能力。通过布置家庭作业,让被试在生活情境中练习应对技能,这些作业的完成情况将在下一次的团体辅导中得到检查,进行讨论并改善不当地方。团体心理辅导方案简要概述如表5.1所示。

                          

                       表5.1 团体心理辅导方案简要概述

阶段    单元    名称    目的

认知准备阶段    第一单元    一见如故    让团体成员相互熟悉,了解团辅意义,签订契约

    第二单元    积极关注    让团体成员了解品味的概念 ,学会积极关注未来的美好事件,进而增强积极情绪体验。

体验与感悟阶段    第三单元    畅想未来    让团体成员学会放松心情,通过情景想象,进入期待未来的品味体验中。

    第四单元    沉浸当下    让团体成员学会感知此时此刻的快乐时光,享受积极情绪带来的欢愉。

    第五单元    品味快乐    让团体成员全心投入当下的快乐情境,品味美好时刻,进一增强品味当下时的积极情绪。

技能获得与演练阶段    第六单元    细数幸运    让团体成员学会运用品味策略去回想品味,通过回顾自己的幸运事件学会自我激励,增强积极体验。

    第七单元    回味心情    让团体成员学会运用记忆建构以及行为表达这两种品味策略来提升品味水平,并通过学会分享过去的积极事件,进一步增强、延伸积极情绪体验。

应用与巩固阶段    第八单元    幸福一家    回顾整个团辅过程,巩固增强能够提升品味水平的方法,处理分离与展望未来。

5.2团体心理辅导的对象

 本研究选取了南昌市某高中学生为研究对象,发放问卷300份,最终得到有效问卷228份,根据统计学上的分组原则,其中得分最低的27%为低分组,即筛选出61名低分组学生,再筛选出幸福感水平和品味水平同时较低的25人,然后由研究者和督导老师一同对同学做简短的面谈,确认他们是否能参加实验,让他们了解本团体的性质、目的、进行方式,并评估他们想要改变的动机,最终确定被试15名,男生7人,女生8人。从被试的人口学变量统计信息看,被试年龄都在16岁左右,家庭都是在城市、大部分是非独生子女,全部都住在学校,并且在领导者的积极努力下保证了15名被试都认真的完成了团体辅导训练。

5.3团体心理辅导的实验过程

本次团体辅导活动的名称为“品味之家”,整个团体辅导训练时间为2015年10月-2015年12月,共8周(每周一次,一次2h),每次活动都有比较明确的主题,分别为一见如故、积极关注、畅想未来、沉浸当下、品味快乐、细数幸运、回味心情、幸福一家。每次团体辅导活动都按照严格遵循心理干预及樊富珉提出的团体辅导活动的设计要求,分成开始、中间和结束三个部分,即包括暖身活动、主要活动和结束活动。所以对于每个单元,根据其目的,都进行了有针对性的活动安排。具体的团体辅导活动内容如下表5.2所示。

                      

                          5.2    团体心理辅导实验内容安排

目标    团辅主题     前提事项     活动目标     活动内容        家庭作业

 

 

      一见如故    说明团辅训练安排,规则介绍    1.相互认识

2. 共建家园

 

    1.同舟共济

2.我想认识你

3.我爱我家    我当小小设计家: 以小

组为单位设计一个班

级目标与班徽

 

期待

 

品味      积极关注

      情景想象    1.初识品味

2.发现快乐

 

    1.大风吹

2.品味概念介绍

3.积极关注

“美丽心视野”

4.分享总结    关注与想象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美好事件

      畅想未来

 

     肌肉放松法

巴洛克音乐    1.放松心情

2.期待未来美好事件

    1.快乐木头人

2.心理时间旅行

 “美好明天”

3.微笑在我心

4.交流感悟    设身处地的想象未来的积极事件,体验“明天”的积极情绪

 

品味

 

当下      沉浸当下

     故事引入:莱布尼茨教授的故事

“杯子歌”游戏活动介绍

    1.全心投入当下的快乐情境

2.享受积极情绪    1.赤子之心

2.微沉浸活动

“杯子歌”游戏

3.葡萄干品味练习

“享受当下”

4.分享心情    每天练习一次“杯子歌”游戏体会其中的乐趣,并有意识延长这种积极体验。

      品味欢乐

     角色扮演法    1.增强积极情绪体验

2.沉浸当下

    1.快乐进行曲

2.模仿喜剧

3.定格瞬间练习

“感受快乐”

4.欢乐感悟    写下这次活动的整个过程并分享这次活动所带来的积极体验

 

 

 

回想

 

品味      细数幸运

    彩色信纸

 

    1.学会记忆

 建构

2.学会自我

 激励    1.看谁数的快

2.日常假期练习

“细数幸运星”

3.祝贺自己

4.分享心得    每天记录三件愉快事件,并为自己的幸福值打分。

      回味心情    假期活动照片一张,白纸卡片人手一张

    1.回忆过去的积极事件

2.分享快乐时刻    1.圆球游戏

2.我写你猜

 “欢乐卡片”

 “欢乐竞猜”

3.欢乐分享       

写出这次欢乐竞猜活动的

感受

      幸福一家

     问卷后测    1.相亲相爱

 一家人    1.心心相印

2.回顾团体活动

3.铭记幸福时光    回味整个团体活动,并把积极情绪带入到学习生活中

5.3 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幸福感的干预结果

5.3.1 实验结果的描述性统计

  对收集到的原始数据首先进行简单的描述统计分析,用图的形式可以更加直观的了解数值的变化。

实验的前后测变化可以直观的从以上两个直方图中观察到品味总分在实验之后普遍得到提高,低分者变少,高分者增多。曲线分布由负偏态变得更加趋向正态,这种形态变化说明了团体之间的差异减小,均值的代表性提高。

    幸福感的变化可由以上两个直方图观察得到。在八周训练之后,团体成员的幸福感水平有所提高,低分者变少,高分者增多。并且分布开始向中心靠拢,曲线向正态转变,这种形态变化说明了受训者之间的差异减小,均值的代表性提高。

5.3.2实验前、后测品味结果比较

采用配对样本T检验,考察被试前测、后测品味水平及各维度上的差异。见表5.3。

   由表5.3可见,实验后,被试的品味总体水平存在显著性差异(P=0.016<0.05),具体表现在品味当下这个维度上存在显著性差异(P=0.025<0.05)。可以看出在实验后,被试更善于采用积极有效的方式提升品味,增强其积极体验。并且实验后品味各个维度上均值均有所提升。

5.3.3实验前、后测幸福感结果比较

  采用配对样本T检验的方法,考察被试前测和后测幸福感水平的差异。见表5.4。

由表5.4可见,实验后,被试的综合幸福感水平显著提升(P=0.039<0.05),呈现显著性差异,主观幸福感水平也显著提升(P=0.037<0.05),呈现显著性差异。虽然心理幸福感实验前后无明显差异,但其均值有所提升。

5.3.4实验前、后测主观幸福感结果比较

采用配对样本T检验的方法,考察被试前测和后测主观幸福感的差异,见表5.5。

 

由表5.5可见,实验后,被试的主观幸福感水平显著提升(P=0.037<0.05),呈现显著性差异,具体表现在正性情感上(P=0.024<0.05)。同时经过实验,被试的生活满意的均值也有所提升,可以看出团体成员更善于运用积极品味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正性情绪体验。

 5.3.5实验前、后测心理幸福感结果比较

采用配对样本T检验的方法,考察被试前测和后测主观幸福感的差异,见表5.6。

    由表5.6可见,实验后,团体成员的自我价值水平提升(P=0.045<0.05),呈现显著差异。虽然团体成员心理幸福感中的其他维度没有呈现显著性差异,但是实验后各个维度的均值均有所提升。

 第6章   讨论与建议

6.1高中生品味和幸福感的总体状况

对品味信念量表的三个维度及总分进行统计分析,高中生的品味总分及三个维度均值均略高于理论中值,这表明我国高中生的品味处于中等偏上水平。这可能是因为在和谐中国的文化背景下,新时期的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已经逐渐从矫正心理问题转变为认识自我、完善人格,让个体学会分享快乐、寻找幸福感、最大限度地发挥自身潜能从而保持最佳生命状态。所以高中生在积极教育的背景下也学会了许多让自身愉悦的方法,从而提高了品味水平。

对综合幸福感问卷的九个维度及总分进行统计分析。高中生综合幸福感的总分及各个维度的均值属于理论中值,这说明高中生的综合幸福感处于中等水平。从主观幸福感的各个维度来看,高中生体验到了中等程度的生活满意感和正性情感;高中生的心理幸福感处于中等偏上水平,从心理幸福感的各个维度来看,友好关系的平均分得分最高。这可能是由于高中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中度过,与同伴之间共同的活动交流可以使高中生分享彼此的情绪体验,有些不能和不敢跟父母探讨的问题可以很轻易的就向同伴倾诉,从中得到情感的支持,从而释放出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同时也因为幸福教育逐渐成为高中教育很重要的一部分,很多高中学校都在积极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构建和谐校园环境,所以高中生的身心健康得到了更好的发展。

6. 2品味对高中生幸福感的影响分析

    1、高中生品味与幸福感及其各因子呈显著相关。品味总分及各个维度的得分同幸福感的强度与频率均存在显著正相关,品味总分及各个维度的得分同负性情感存在显著负相关,这个研究结果与很多研究结论都是相一致的,比如郭天满(2014)对品味与主观幸福感的相关分析中得出品味与主观幸福感显著相关,潘琼翼(2012)对幸福感与品味的关系进行相关分析,发现品味能力与幸福感存在显著相关关系,这都说明品味与幸福感是显著相关的,品味水平越高,幸福感也就越高。本研究还进一步发现在品味与幸福感的存在显著相关性的研究结果中,品味当下与幸福感的关系最紧密,品味当下要比期待品味、回想品味两个维度与幸福感的相关性高得多。品味三个维度与幸福感的相关系数大小关系是:品味当下>回想品味>期待品味。这与郭丁荣(2014)品味与幸福感的相关分析和Bryant(2003)品味与幸福感的相关研究都一致,说明品味当下是影响高中生幸福感的最重要的因素,高中生从当下获得快乐的能力要比过去以及未来获得快乐的能力要高。通过以上研究说明人们对积极事件的品味水平与幸福感密切相关。品味水平高的个体会主动地关注身边的积极事件,善于回忆过去,把握好现在,规划美好未来,提升对幸福的体验;

2、高中生品味对福感有显著的正向预测效果。在高中生品味对幸福感的回归分析中,回归结果显示,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和期待品味能够联合预测综合幸福感35.4%的变异量;品味当下、回想品味、期待品味能够联合预测主观幸福感22.5%的变异量;品味当下、回想品味和期待品味能够联合预测心理幸福感32.0%的变异量;品味当下、回想品味能够联合预测生活满意24.9%的变异量;品味当下、回想品味能够联合预测正性情感23.1%的变异量;品味当下能够预测负性情感的11.6%的变异量;品味当下、期待品味能够联合预测生命活力29.3%的变异量;品味当下、回想品味能够联合预测健康关注20.4%的变异量;品味当下、回想品味能够联合预测利他行为12.8%的变异量;品味当下、回想品味能够联合预测自我价值33.0%的变异量;品味当下能够预测友好关系10.8%的变异量;品味当下、回想品味能够联合预测人格成长21.6%的变异量。回归分析的结果证明了假设的成立,即品味对高中生的幸福感有显著的预测作用。这与郭丁荣(2014)提出品味是预测幸福感的重要变量研究一致,说明品味是影响高中生幸福感的重要因素,品味对高中生幸福感有显著的预测效果,高中生的品味能力越高,幸福感越强。这也与Hurley, D. B. , & Kwon, P(2012)研究结果相一致,即可以通过品味增强积极体验,从而提高了个体的幸福感指数。因此,品味很显然是一个积极的过程,通过它人们会对自己的生活感觉良好。所以Fredrickson宣称品味在促进人类健康和幸福感上扮演着积极的角色。

6.3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高中生幸福感的干预效果分析

6.3.1 品味水平干预效果分析

     实验前,被试的品味总体水平较低,这是因为被试是经过严格筛选出品味水平较低的同学来参加实验研究。实验后,根据数据显示:品味总体水平存在显著的差异(P=0.016<0.05),具体表现在品味当下这一维度上(P=0.025<0.05),品味当下的提高说明实验使得被试更积极主动的沉浸在此时此刻的积极体验中,且实验前后被试在品味的各个维度上的均值均有所提升,说明品味团体辅导能够在不同程度上改善被试的品味水平。

      品味水平的显著提高应与整体的实验内容有关,因为本次团体心理辅导是以期待品味、品味当下、回想品味三个方面为实验的切入点,在积极的小组氛围下,首先,通过概念介绍,使团体成员对品味有了一定的认知;其次,从思想上查找自身的品味方式,并了解品味的提升可以从后天培养;接着从行为入手,从生活中关注积极事件,学会如何形成品味体验,且能够制定出提高自身品味的品味策略以及培养出适合自己的品味方式的计划并付诸实际,所以实验后品味水平呈现显著性提高。

6.3.2 幸福感水平干预效果分析

  6.3.2.1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主观幸福感的干预效果分析

团体心理辅导实验后,根据数据显示:主观幸福感在实验的前后测中存在显著差异(P=0.037<0.05),说明实验有效的提高了被试的主观幸福感,具体表现在正性情感上(P=0.024<0.05)。主观幸福感的提高应该与团辅实验内容相关,因为整个实验内容都是紧紧围绕如何提高被试的积极情绪,让被试能够充分发现快乐,享受快乐。例如通过定格瞬间练习,让学生集中注意去体验,将积极事件定格在一瞬间,从而充分享受这一刻带来的快乐等,这些都可以提高正性情绪,同时从团体活动反馈表中也可以看出,许多学生表达这些团体活动令人感到意外、高兴和满足,充分享受了愉悦时刻,也学会了从崭新的角度看待快乐事件,看待周围的事物也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尤其在品味快乐这个单元这个主题单元中团体成员更加能够全情投入,积极参与游戏活动,产生了很多愉悦感觉。因此学生的正性情绪得到了提高,团体成员主观幸福感水平显著提升。

6.3.2.2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心理幸福感的干预效果分析

 团体心理辅导实验后,根据数据结果显示:被试的心理幸福感虽没有显著差异,但是其各个因子上的均值均有所提升,尤其“自我价值”这个指标在实验的前后测存在显著差异(P=0.045<0.05),说明实验有效的提升了被试的自我价值。自我价值的提高可能与部分实验内容有关,如细数幸运和回味心情这两个主题单元都是让团体成员通过回忆与自己相关的积极事件以及自己的优点来增强积极体验,所以这与自我价值的提升有很大关系。也可以通过团体活动反馈表中得知,“细数幸运星”这个活动是最受欢迎的,许多同学反映,通过回味自己的幸运事件,让自己的自信心得到很大提高,并且与团体成员进行分享的过程中,加深了自我价值体验,这也进一步证明Emmons & McCullough(2003)细数幸运可以增强积极情感;Bryant,Yarnold & Morgan(1991)积极的记忆建构可以维持积极情绪; Reisetal(2010)与他人分享有助于建构个体心理资源并促进亲社会行为的发生。

心理幸福感的其他因子没有显著提高,可能是因为团体心理辅导内容设计主要都是围绕着如何增强、延伸积极情绪体验,以及回味与自己相关的积极事件,而就如何提高生命活力、加强健康关注几乎并没有涉及到。即使在团体互动中能够加强友好关系互动以及利他行为的产生,但是没有针对具体目标设计相关内容,所以导致生命活力、健康关注、友好关系、利他行为、人格成长这几个因子都没有显著提高,最后导致心理幸福感没有呈现显著性差异。

6.3.2.3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综合幸福感的干预效果分析

实验前,被试的综合幸福感水平总体较低,这是因为被试是经过严格筛选出综合幸福感水平较低的同学来参加实验研究。实验后,被试的综合幸福感水平显著提升,呈现显著性差异(P=0.039<0.05),这与以往的研究结果相符,这可能是因为实验内容都是围绕着对未来、现在、过去的积极体验的期待、感知、回味,进而增强现在的积极情绪体验,所以被试各个因子上的均值均有所提升,使得综合幸福感水平显著提升。同时这样的结果也或许是因为团体成员在参加整个团体辅导过程中都能及时参加,积极配合,中途无一人缺席,并且都很热情高涨的参加各项游戏活动,能够全情投入,充分享受,产生客观的愉悦感和更多的生机活力。

 本研究结果也进一步证实了品味的提升的确可以让个体获得更多的积极情绪,如幸福、满足、愉快等,以此来增强幸福感。这与Chadwick (2012) 研究相一致,他以13-15岁的少年和16-88岁的成人为研究对象,结果发现,对于任何年龄阶段的个体来说,品味都能够提升幸福感。本研究结果也与Quoidbach et al.(2010)的研究相符,即不同的积极事件发生时,人们会若采用相应的品味策略,可以增强积极情绪,提升幸福感,同时也证明了积极事件会使个体直接体验到幸福感(Gable, S. L.,&Reis, H. T.,2010; Cohen&Hoberman, 1983),因此,要想要使积极体验最大化,则需要灵活运用和掌握尽可能多的品味策略来提升幸福感。 6.4提升高中生幸福感的建议

     通过本研究进一步论证了高中生品味对幸福感的积极影响,具有显著的预测功能。品味团体心理辅导是有效的,对提升高中生幸福感具有可操作性和推广性,因此针对高中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课程发展状况和高中生的心理特点,提出以下两方面提升高中生幸福感的建议。

6.4.1着重推广品味团体心理辅导

 (1)学校要结合高中生这个特殊群体的身心发展特点,开展合理有效的提升高中生幸福感的品味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团体辅导活动开展的同时可以借鉴本研究,采取定期开展一个主题的团体心理辅导活动,最好是不同年级不同群体采取不同的团体心理辅导,这样会使积极教育更具有针对性,形成年级体系和系统化。

  (2)学校要鼓励学生多参加品味团体心理辅导活动,可以考虑先以班级为单位,组织整个团体参加团体活动,借助团体的力量,引起学生自发的后续的活动,想方设法为学生创造条件,让学生在互动和合作中提升生活满意度和积极情绪体验,从而提升自身的幸福感,并在日常学习生活中,也要让学生选择适合自己的品味策略进行练习,提升自己的品味能力,让品味内化成自己的品质。

6.4.2大力开展幸福教育专题讲座

   (1)学校最好在高中各个年级开设每周一次的幸福教育专题讲座,由专职心理教师或请来相关专家进行讲座。在一系列的课程中,开展以强化高中生幸福感为核心的幸福感知教育,包括认识幸福、环境适应、学习应对、生涯规划等主题,通过开展丰富多彩的幸福教育专题讲座,让学生不断积累积极情绪,构建个人正能量库,学会感受和体悟幸福。

   (2)除了面向全体学生开展幸福感知教育讲座,我们还有要对班主任、以及其他学科老师定期开设幸福教育讲座,要让他们在学校教育工作中以一种积极教育的理念和心态去面向全体学生,充分开发学生心理潜能,培养学生积极乐观和健康向上的心理品质,让学生在学校学习生活中感受温暖,获得快乐,以此促进高中生幸福感水平的提升。

 

 

                    

                    

 

 

                     

 

 

                    第7章 结论与展望

7.1 研究结论

1、高中生的品味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在品味的三个因子中,期待品味分值最高,品味当下分值最低;高中生幸福感水平处于中等水平,其中,友好关系这个因子分值最高。

2、高中生的品味与幸福感及其因子均有显著的相关性。品味三个维度与幸福感的相关系数大小关系是:品味当下>回想品味>期待品味。

3、回归分析结果表明,高中生品味对幸福感具有显著的正向预测效果。

4、品味团体心理辅导能够有效的提升高中生的品味水平。品味总分及品味

当下后测因子分较前测显著提高。

5、品味团体心理辅导结果显示,综合幸福感及主观幸福感的后测水平高于

前测水平;而心理幸福感的前、后测分值并无显著性差异。表明,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提高高中学生的综合幸福感及主观幸福感有积极效果。此外,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对正性情绪、自我价值两个因子的干预同样具有较好的保持效果。

7.2 研究的创新点

本研究创新之处有以下几点:第一,针对目前高中生品味与幸福感相关性研究还很欠缺的情况下进行研究分析,证实了高中生品味与幸福感显著相关,品味对高中生幸福感与正向的预测效果,极大丰富了品味与幸福感关系的研究。第二,在研究对象上,国内并没有具体针对高中生这一群体进行品味与幸福感的相关性研究,所以本研究对此进行了相应的补充。第三,根据时事热点,探讨中国现阶段社会背景下中国高中生幸福感的培养和品味的培养亦有一定的新意,由于国内缺乏对于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实验的研究,缺乏在一线教育的实践中对提升高中学生幸福感水平的干预,所以本研究探讨高中学生的幸福感水平的提升,既丰富了幸福干预技术手段,又有助于学生心理健康更好的发展,也为高中学校心理健康教育的实践研究提供依据。

7.3 研究不足与展望

这次研究虽然可以作为国内高中生品味与幸福感相关性研究成果的补充,率先开展品味团体心理辅导,为丰富品味影响幸福感的作用机制提供实践依据,并为下一步在国内展开幸福教育提供一些有力的支持,但是在研究样本选取上难免有些局限性以及团体心理方案设计也存在一些偏差和不足,因此为了发展出更好、更完善的方法来提高高中生的品味水平和幸福感水平,对于未来的研究方向,提出以下两点展望。

    第一,对于品味与幸福感关系的研究仍然需要进一步系统的研究,更加深入品味对幸福感的影响机制作用,尤其在实践方面,更应扩宽和发展更多有效的品味团体心理辅导,其重点要在于采用怎样的方法、通过怎样的练习来提升幸福感,以及如何在家庭环境、工作环境乃至社会环境中更好的巩固干预效果,这些都有待探究。

第二,有必要在中国文化背景下开展关于品味与幸福感关系的研究,运用我们自己编制和开发适应我国文化的测评工具,采用适合我国文化的干预方法和实验方法,探索出中国人自己品味的心理机制,及其如何对幸福感产生作用,这对于增强人们心理健康以及构建和谐社会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分享到:更多 ()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